• <meter id="mdvxz"><ol id="mdvxz"></ol></meter>
  • <output id="mdvxz"></output>

      1. <var id="mdvxz"><ol id="mdvxz"><big id="mdvxz"></big></ol></var><acronym id="mdvxz"><form id="mdvxz"><thead id="mdvxz"></thead></form></acronym>

          <code id="mdvxz"></code>

          這部處女作能拿金棕櫚?導演說他準備了10年

          時間:2019.05.19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派翠克

          《悲慘世界》劇照


          1905電影網專稿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開幕以來,陸陸續續與世界各地媒體和觀眾見面的主競賽單元電影,老將穩健,新人生猛。開幕第二天,一部密切關注法國社會現狀的新人導演處女作,便成為了今年第一部帶著“金棕櫚相”的電影。


          這部名叫《悲慘世界》的電影,是馬里裔法國導演拉德·利執導的第一部的劇情長片。受到2005年巴黎騷亂的啟發,導演把鏡頭對準了巴黎郊區的三位警察和當地移民之間的矛盾與沖突。從法國贏得世界杯的慶祝游行開始,到一場公寓樓梯間內的暴動結束,探討了新舊法國人的對立。


          《悲慘世界》劇照


          看過電影后,1905電影網的兩位記者都覺得,這是今年第一部有著電影節得獎感覺的影片。于是在幾封言辭懇切的電子郵件后,我們和這部電影的導演與三位主演,一起坐在了戛納的海邊,聊了聊這部電影。


          導演拉德·利告訴我們,他是自己所住的社區里,第一個馬里人。17歲的時候,拉德拍攝了自己的第一部短片。在這個巴黎郊區的社區里,他也認識了自己日后一同創作的朋友——這部電影的主演之一吉布里爾·宗加以及與瓦爾達合作《臉龐,村莊》的導演讓·熱內。


          導演拉德·利


          和這些人一起,拉德·利拍了三四部短片,圍繞著自己所住的社區。采訪中,他告訴我們,自己對這個區域有著很深的情節,《悲慘世界》的故事發生在這里,自己接下來要拍的兩部電影,還會把故事發生地安放在這。


          在長片之前,拉德·利先拍了短片版本。雖然從短片到長片只有2年時間,但在法國2005年的騷亂之后,拉德·利便萌生了拍攝這部電影的想法,籌備時間足足長達十年。


          片名《悲慘世界》會讓不少人聯想到法國文豪雨果的同名作品。“我必須承認最開始的想法是改編小說。但是那樣太復雜了。所以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來做了,但最后留下了標題。”雖然成片和雨果的關聯不大,但在電影的最后,拉德·利還是將雨果《悲慘世界》中的句子投射到了銀幕上:“ 既沒有莠草,也沒有壞人,只有外行的莊稼漢。”在這句話之前,電影的最后一幕,達米安·勃納爾扮演的警察和發起暴動的男孩在燃燒著的樓梯間里對峙。


          對于這個結局,達米安·勃納爾說,他覺得這是導演想從這樣的結局安排里投射出更多的問題:“當我們在把注意力集中到這些角色之后,讓我們又想到了很多問題。看完之后,你會問自己的很多問題。電影是開放式結局。電影里也有美好的一面,也有希望。人們仍然可以我們希望人們可以引發這些思考。”


          他在片中扮演的警察剛剛來到這個郊區,執行任務的時候帶著反思。在2017年的短片版本里,他就扮演了自己在長片中的角色。導演拉德·利說,短片中本來是達米安的角色誤傷了他人,但是在唱片中則改成了吉布里爾·宗加的角色。


          吉布里爾·宗加和拉德·利一起成長于電影里的那片城區。住了10多年后,他離開了那個社區。這次拍攝重回自己童年生活的地方,他告訴我們,自己驚訝于這片郊區的改變:“我從小在那里生活。拍電影再回到那里讓我覺得特別震驚。那里變得越來越差勁,感覺像是被遺棄了一樣。”


          開拍前,達米安·勃納爾、吉布里爾·宗加還有另一位警察的扮演者亞歷克西斯·曼蒂一起在這個郊區生活了一個月的時間。達米安說,雖然已經演過短片,但因為這次是長片的緣故,自己提前進行了一些背景的調查,去和與自己角色類似背景的警察聊天。希望能讓角色更加豐富。


          吉布里爾和達米安扮演的警察,都算是電影中帶有良知和自省的代表。對于這幾個警察角色,吉布里爾說,自己不希望觀眾帶著一味批判的目光去看待,也希望通過自己和其他演員的表演,將他們還原成一個人:“當我在準備這個角色的時候,我看到了新聞,關于一個警察,每天收工回到家,面對的是老婆得了癌癥。上班時他很嚴肅,下班卻要面對這種痛苦。所以他們也不是壞人,他們也是人。”


          而對于電影里展現的新移民現狀,拉德·利也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帶來改變。他和讓·熱內等人在當地建起了一間免費的電影學校:“我們六個月前建了一所電影學校。我覺得給下一代提供電影教育很重要。學校是免費的,誰都可以來。不需要入學考試或者相關的教育背景。我們已經訓練了30個年輕人,有編劇、導演、制片等方向。”他說,自己希望能把這個模式帶到世界各地,下一站便是塞內加爾等非洲國家。


          為什么會主動發起這樣的工作,拉德告訴我們,是因為在這個社區生長,他從小便習慣了自力更生的生活。社區處于三不管地帶,很多事情與其等待當地政府的安排,不如自己先找到解決方案。


          至于他如何看待電影中的這些底層移民。拉德說,他覺得法國還在醞釀一場撼動整個社會的革命,很有可能便是從各個大城市的郊區開始。說起現在法國當下的黃馬甲游行,他其實有些悲觀,在他看來,這樣只在每周六來到街上抗議的游行,并不會真正給社會帶來改變。


          就像電影里面,有人提出的那個問題:當底層人民將自己暴烈的情緒發泄出來之后,卻沒有解決方案,然后呢?也許這就是拉德·利眼中,這個世界悲慘的地方了。


          文/派翠克

          大話西游之大圣娶親
          動作

          大話西游之大

          星爺朱茵再續前緣

          追龍
          動作

          追龍

          甄子丹對決劉德華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菊豆
          經典

          菊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愛情呼叫轉移Ⅱ:愛情左右
          喜劇

          愛情呼叫轉移

          型男靚女齊聚一堂

          在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