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mdvxz"><ol id="mdvxz"></ol></meter>
  • <output id="mdvxz"></output>

      1. <var id="mdvxz"><ol id="mdvxz"><big id="mdvxz"></big></ol></var><acronym id="mdvxz"><form id="mdvxz"><thead id="mdvxz"></thead></form></acronym>

          <code id="mdvxz"></code>

          在《南方車站的聚會》里 我們看到了最好的胡歌!

          時間:2019.05.24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派翠克
          品道胡歌:第一次讓自己演戲不舒服 作為演員特別幸福的時刻 時長:08:03 來源:電影網

          品道胡歌:第一次讓自己演戲不舒服 作為演員特別幸福的時刻收起

          時長:08:03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訊 演員的臉到底是什么?是因為角色找到這張臉?還是因為這張臉而找到了一個本不存在的角色?

           

          2018年,蔡明亮拍了一部78分鐘的電影,14個鏡頭,對準13張臉。這些普通人的臉,被蔡明亮的鏡頭靜靜端詳,皺紋、毛孔,訴說平淡微塵般的過往。“我們能不能只是凝視生命最細微的變化?”關于這部只拍了臉的電影,蔡明亮這樣說。


          桂綸鎂刁亦男胡歌在戛納


          刁亦男對于演員的臉也有同感。他寫了一個逃犯的故事,關于這張臉,他也有關于自己的想象:“夜間的動物,像在城市邊緣地帶的叢林里,在潛伏或者夜襲,或者躲避獵人的追捕。”最后,這張臉變成了胡歌,這個角色叫做周澤農。



          在周澤農之前,胡歌做了20多年的帥哥。小時候是上海電視臺小熒星藝術團的成員,中學是徐匯區學生話劇團的負責人,之后順其自然地考入上海戲劇學院。他在上戲的師姐萬茜想起胡歌剛入學的時候:“我第一次初認識他的時候,是個年輕的小伙子,長得很帥。也是我們學校里面數一數二的帥哥。”因為帥,胡歌大三拿到了出演《仙劍奇俠傳》主角李逍遙的機會。


          這部中國首部仙俠電視劇讓胡歌一鳴驚人。隨后他被分類,成為那一批年輕演員里類型化最早的受益者之一——彼時國內古裝劇男主適合的演員并不多。


          胡歌在《仙劍奇俠傳》中飾演李逍遙


          那段時間,他演了不少飛來飛去的古裝少俠,嘻嘻哈哈,逍遙自在。《仙劍奇俠傳》《天外飛仙》,他留著差不多的發型,演著差不多角色。


          直到2010年的《神話》,他演大將軍,突然覺得有劉海的話,角色不成立。在胡歌自己主動要求下,秦朝將軍蒙毅成為了胡歌第一個古裝露出整張臉的角色。


          胡歌公司的同事曾向媒體回憶起這段事情:“覺得既然他已經調整好心態,為什么我還不能把自己心態調整好,所以就答應了他。”


          《神話》里的胡歌告別了劉海


          《神話》之后,胡歌刻意回避了自己熟悉的古裝偶像劇。他拿到了《苦咖啡》里的陳琮,然后是《香格里拉》里的康巴漢子扎西平措,緊接著又有《摩登新人類》時尚集團掌門人謝非凡。


          什么都演,就是不演古裝偶像劇。這應該是胡歌第一次努力嘗試跳出自己的舒適范圍。但那幾年里他最成功的電視劇還是唐人打造的古裝偶像劇《軒轅劍》。


          轉型聽起來像是一個很簡單的詞,9個拼音字母,17個筆劃。但做到這兩個字,從來不是容易的事。


          《軒轅劍》里的胡歌


          在一次活動上,他認識了同為演員的閆妮,然后是閆妮把他推薦給了《生活啟示錄》劇組。在閆妮的直覺里,胡歌不會抗拒和自己演一次姐弟戀。


          這次偶然,讓胡歌從縮回到《軒轅劍》后,再次找到了一扇可以叩響的門。這部他終于接到的自己想演的戲,三家聯播的衛視一度囊括同時段收視前三,最后的收視率也都全部破1%。


          閆妮和胡歌在《生活啟示錄》里演起姐弟戀


          然后是2015年,《偽裝者》《瑯琊榜》《大好時光》三部聯播,民國諜戰、古裝架空權謀以及都市偶像情感。


          胡歌成為了電視劇圈子里絕對意義上最閃耀的演員。但對于演員來說,總是有一個演一部自己主演電影的夢想。胡歌客串過不少片子,但似乎總與主角無緣。直到《南方車站的聚會》,直到刁亦男。




           關于選擇胡歌作為自己《白日焰火》之后第一部影片的主角,刁亦男有過遲疑。但是制片人沈暘勸說他去見胡歌一面。在沈暘眼中,胡歌像阿部寬,還有點像仲代達矢。她把仲代達矢的照片發給胡歌說,他越老,跟你長得越像。

           

          在沈暘的建議下,刁亦男去看了《瑯琊榜》,突然從胡歌身上找到了這個逃犯的臉。2017年,刁亦男在上海見到了胡歌。第二天,胡歌自己騎著摩托車去找沈暘拿了劇本。當天讀完,給沈暘打了個電話說:

           

          “這個電影我非常愿意加入。”


          《南方車站的聚會》 劇照


          這是怎樣的一部電影呢?開場的第一個鏡頭,在一片冷雨、昏暗曖昧的色調里,胡歌登場。他的第一個鏡頭,便是那張臉的特寫。

           

          啪的一下,投射在戛納電影宮盧米埃爾大廳那塊細膩清晰的銀幕上。

           

          這張臉消瘦、黝黑。和之前那些樂天派的少俠完全不一樣。

           

          刁亦男說,自己不會告訴胡歌在拍攝的時候給了他大量特寫。他拍胡歌的臉,是因為那張臉的輪廓有線條感,又有表現力:“他的臉能讓我聯想到夜間的一頭動物,尤其是他的目光和眼神。”


          《南方車站的聚會》 劇照


          萬茜想起自己在劇組里見到一次胡歌。兩人之間并沒有對手戲。那是她出工他收工的時候。萬茜發現,胡歌和《獵場》時變得完全不一樣。“很瘦。黑瘦黑瘦的,整個人非常頹靡。”

           

          這種頹靡便是胡歌為周澤農找到的狀態。在入組之后,他刻意和劇組其他的演員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可能我以往的性格生活中會比較快速地和大家融為一體,打成一片。但是在這部戲里面,我讓自己孤立起來。”胡歌說。


          《南方車站的聚會》 劇照


          他確實是一個容易和其他人成為朋友的人。沈暘說起生活中的胡歌,是一個和非職業演員也相處得非常融洽的人。

           

          三周前,電影在地處南車站路的后期公司補錄音時,這些演員們還見了面。“特別有意思,好像把南方車站又搬到了上海。”

           

          除了保持這種孤立的狀態,他在開拍前看了大量的電影和書。瑞安·高斯林的《亡命駕駛》,阿蘭·德龍《獨行殺手》。刁亦男讓他看加繆的小說《局外人》,以及大量安東尼奧尼的電影。

           

          看這些電影和書的原因,來自于胡歌對自己表演的不確定。“我有很多顧慮,因為之前可能演電視劇,偏商業的會多一些。我很忐忑,不知道怎么樣可以快速的把自己的狀態從電視劇的表演狀態調整到電影的狀態。”


          《南方車站的聚會》 劇照


          開拍前,他去武漢體驗生活,除了學武漢話,還和自己的語言老師帶著走街串巷,觀察當地人的生活。語言老師帶他去最尋常的街道。但是這張臉,曾經一年要出現在熒屏上三個季度的臉,同時三個電視臺都在播放著的臉,總是會有被認出來的可能。

           

          胡歌想了個辦法,他在網上定制了幾套清潔工人的衣服,還在背后印上四個字:澤農保潔。衣服一穿,帽子一戴,沒人認出來。“發現特別好,沒有人會來注意我們。”說起這段事情的時候,胡歌笑。




          這都是為角色外在形象做的準備。但是對于人物的內心,胡歌覺得,自己一直沒有找到方法。

           

          進組一個半月,他一直用慣用的經驗建立起自信,但突然發現自己錯了。刁亦男看出了胡歌狀態的變化,和他聊天的時候,胡歌說,覺得自己沒有完全融進來。

           

          這次聊天,讓胡歌去想,到底在這部自己第一次擔當主演的電影里,自己應該呈現一種什么樣的狀態。他想過,也許自己應該把好的和不好的都保留下來。這個想法得到了刁亦男的認同。于是胡歌把自己的這種真實心態,慢慢鏈接到了周澤農的身上。


          《南方車站的聚會》 劇照


          胡歌開始嘗試不睡覺,他試著讓自己看上去有點疲態,更加憔悴。對于周澤農,他想象這個逃犯沒有食物、沒有水時,憔悴感帶來的臉部肌肉的變化。這種變化在胡歌看來,是化妝帶不來的效果。

           

          《南方車站的聚會》有85%的場景都是夜戲。電影是順拍,對演員來說有助于一步步走入角色內心,對導演卻是一種任性的選擇。

           

          按順序拍攝,會遇到有一段時間沒有胡歌戲份的情況。在這樣的時間里,胡歌除了休息,則是靠健身讓自己保持瘦,同時則維持著疲勞感。

           

          他不是第一次這樣給自己的角色增添大量的設計。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之前,他為《你好,之華》客串了一個角色,原因則是導演巖井俊二


          《你好,之華》 劇照


          對于那個戲份不算多的角色,他設想了不少人物的感覺和表演的節奏。但是來到現場,發現導演的要求和自己的設想相去甚遠。

           

          再次說起這個角色,胡歌說,拍電影讓他發現,自己需要找到一條既能夠滿足導演,又能夠重返表達角色的路子。

           

          但《南方車站的聚會》又變得不一樣。胡歌把刁亦男導演對自己的“折磨”形容成“溫水煮青蛙”。電視劇導演很少會對演員的呼吸起伏或者眨眼頻次有要求,但刁亦男會在把鏡頭對準胡歌后,要求他不要眨兩下眼。

           

          “我當時就是會覺得有差那么多嗎?但真的就是明顯不同的感覺!我們現在聽起來好像這個細微是觀眾不可能察覺到的,但是當大銀幕把表演放大時,就是如此。”胡歌說,電視劇給觀眾的時間有40集,可以慢慢相信這個角色。但是電影只有2個小時。怎么能讓觀眾在結束后的空白銀幕還對角色的經歷有所共鳴,真的是挑戰。


          《南方車站的聚會》 劇照


          已經和刁亦男導演合作過的桂綸鎂也體會著自己的不安。但是她卻覺得胡歌是安靜沉穩的存在。“我很幸運有這樣的對手,因為有些時候你碰到一些演員,他會干涉你的表演。但是胡歌除了在詮釋自己的角色之外,也給我們很大的空間,我們兩個之間的化學反應是非常舒服的。”提到胡歌,桂綸鎂這樣說。

           

          回憶起與胡歌的合作,桂綸鎂覺得兩人的對手戲都是在慢慢地醞釀。說起在片場,她突然發現,原來在拍戲時并沒有太多言語上的討論,“但是在過程里面,甚至我有時候有一些感覺是他在支持著我。”

           

          兩人最重要的一場戲,發生在湖上的一條船里。那場戲難拍,因為湖上的不可控因素太多。需要有浪,但是風疾,浪便大,電影就拍不了。后來便動用了造浪船,可是第一個鏡頭剛開始拍,造浪船開得太快,一個大浪便拍到了胡歌的臉上。“我當時覺得這個太荒誕了。”胡歌說。


          桂綸鎂與胡歌


          跳脫出自己熟悉的圈子,是在告訴觀眾,胡歌也在變了嗎?當我們把這個問題拋給他的時候,胡歌說,自己天生矯情,或者說是喜歡折騰。

           

          他說,自己的折騰是在看看自己還有沒有更大的空間。因為直到現在,他還沒有看到自己的終點。


          文/派翠克

          大話西游之大圣娶親
          動作

          大話西游之大

          星爺朱茵再續前緣

          追龍
          動作

          追龍

          甄子丹對決劉德華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菊豆
          經典

          菊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愛情呼叫轉移Ⅱ:愛情左右
          喜劇

          愛情呼叫轉移

          型男靚女齊聚一堂

          在线色